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四月,花若離枝

?春暖花開?
  初春的陽光,讓花開得那樣妖嬈。我也牽了一縷陽光,在窗邊眺望,守候一場生命裏的春暖,讓笑靨宛若花開。而我,是否能在你視野裏,開成這個季節最嫵媚的那朵春花?在歲月的枝頭,輕輕吟唱關於陽光的明媚。
  風路過的瞬間,知道春已經在枝頭歡唱,欣喜的目光開始凝成生動的姿勢。抬眉的?那,看見你路過我的窗前。有陽光自你身上灑脫,點點斑斑,跳躍著清新的靈動。
  那時,我只說歲月如歌,只說陽光如水,只說——春——暖——花——開!
  
  ?眸光流轉?
  回首,凝眸,?那,一生。
  顧盼生輝,只因你的回首,破解我所有關於美麗的密碼。明眸如水,緣於想念的秋水三千。季節,開始在目光裏流轉。眸光開始在季節裏轉暖;寒,次遞隱退。你的目光,輕撫我額際的蒼桑,有些什麼種在心的底端,生根、發芽、逐次蔓延。
  不能抗拒你的柔情,就象陽光不能抗拒青藤的攀援,在陽光下繁茂的綠意,象一場不容置疑的期許,風裏,雨裏,都那麼盎然如初。那些茂盛的心事,在眸光裏輕輕流轉,有如水的陽光自眼底溢出:
  你看——眸光流轉,顧盼生輝!
  
  ?靜聽花開?
  風裏的故事,帶著花香在耳際縈徊。聽見花開的聲音在季節裏靜靜攀沿。
  陽光下,花的心事是不能與葉對話,朝夕相守的沉默,讓經典長成亙古的遺憾。那些相戀的季節開始老去,雨中的花蕊,淚落如雨,而,葉不知。孤獨仍然在無言中鬱鬱蔥蔥。綿密的情思織就的網,只是柔情深種裏的暗自神傷。
  我開始在季節裏認真地梳理過往,讓花開的聲音充滿我耳際的空隙。一些柔軟的心事,被花的淚——滴穿。
  花不能與葉對話,而我,可以對你說:花開了,你聽——花開成海,海潮如歌!
  
  ?風裏絮語?
  吹面不寒楊柳風,春風總是那樣柔軟,一如你話語間的暖,迴旋在耳際,就如沐春風。置身於一場不願抽身的風裏,千回百轉,百轉千回。終,還是不忍遠離。
  陽光裏的風聲,輕歌曼舞了一曲玄妙的心事。箏音泠泠裏,我獨自靜坐在陽光裏,執一枚嚮往做鏡,低頭細數了眉間的褶皺,想像你撫過時的憐惜。拂面而過的風裏,依稀有你的呼喚,在遙遠的那端,散落在身後的時光。被你一一聚攏,宛若重生!
  我站在風裏翹首,只想,讓目光延伸,望向遠方的遠方。
  
  ?夜色無垠?
  夜色,漸次深重,象一個垂暮的老者,漸次凝重的面容,包容了太多故事。只是,再也不語,沉默地彰顯一種無邊的深沉與曠遠。
  一場雨,將春初的暖一絲絲剝離,冬裏殘留的痕跡四處遊走。雨裏清醒的寒意,料峭了這個擁被獨坐的夜。想像裏的春暖花開,在雨裏零落成泥。而這一刻的思緒,遠離了傷痛的入侵,開始遙望一個自己熟悉的陌生。
  夜,輕易將所有的念想凝成一縷悠遠,讓時光漫長得沒有盡頭。我在時光的這端,攤開手掌,有淚滑落掌心,那是前生的盟約,今生的印鑒。而你,可知?
  
  ?宛若幸福?
  春風誤傳多情箋,那些心事在風裏展開。片片飛舞都是繞指的柔軟,卻抓不住心的飛翔。放飛一場不能延續的緣,是否就可以等到想要的幸福?
  將心事一一羅列,字字句句都會有你的名字。這樣深切的想念,象一場不能醒來的夢,或許只是不願醒來。想像一次春暖花開的盛況,想像我在你眼底嫵媚成畫中的某個女子。幸福,就會淹沒我所有來去的途徑,獨剩下通向你的去路。
  指端繞了青絲幾縷,心事就會在眉端聚攏、散開。你的名字就會在心間折疊,織就一只飛向你的青鳥,傳遞這紅塵中的想念。
  
  ?心事化蝶?
  花是春的心事,雲是風的心事,雨是天空的心事,而你,是我的心事,那樣柔軟而只能收藏的心事。
  不能逃離你柔情的牽絆,不是因為諾言的生動,不是因為春天的惺忪,而是因為你眸中的深情,濃烈如酒;而我,淺嘗輒醉。醉時,心事如酒,自眸中奔湧而出。
  心的劃痕,是因為生命中不能世故的堅硬。而你,是心間最深的劃痕。不是緣於塵世中的不棄,而是來自於心底最深的無奈。想著你,就會有無奈,那些日漸厚重的無奈,讓心事成繭。
  或許,終有一日,破繭成蝶,陽光下飛舞著的斑斕,哪怕遺憾,都是甜美的回憶。那時,我笑如微風,拂過你眉端所有的輕鬆與淡然。
  
  ?花若離枝?
  種種念想如花,盛放在此刻的心間。而你,便是開滿我念想的花枝。一旦抽離,那些花,瞬間凋零。魂牽夢縈的,只是曾經的美麗。
  此際,這繁花似錦的溫柔,是否能讓你慢一些,再慢一些抽離。我知道,四季輪回,有春夏秋冬。花開,有這一季,下一春。可是,在這短短的一生裏,我只遇見了你。
  花若離枝,那些繽紛落英,是我零落一地的想念。若可以,請輕輕地、輕輕地繞道走過。別踩響舊時的弦,斷裂的箏音會劃傷所有無望的守候。
  若是離開,也請你輕輕地走遠,勿須道別。
  請別,驚醒我,就讓我醉,醉在自己想像的?紫嫣紅裏……
返回列表